中国新闻 >聚焦 >要闻 >观察 >报道 >环球国际 >看点 >今评 >历史 >博览
>新闻采编 >素材 >评论 >手记 >体验 >媒体传媒 >动态 >交流 >活动 >研究
>军事国防 >观察 >评述 >秘闻 >军情 >法制法律 >综治 >倡廉 >在线 >援助
>健康中国 >美丽中国
专题    |排行    |标签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传媒 > 媒体广场
康正:跳跳舞,创创业
时间:2015-05-17 10:09:09  来源:中国新闻采编网  作者:新闻中国采编网

康正

 去年最后一个月,一边跟单位“一把手”打招呼,纸媒这事儿我是坚决不干了,我要反水了,要出去创业,一边就怀着空前绝后的职业敬畏领了最后一个调查题目,然后一路从北京乘飞机、倒高铁、挤客车,最后赶天黑之前搭了一辆“三蹦子”抵达雅安雨都饭店。

时任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被“双规”了,雅安人说他有“三多”,钱多、房多、女人多,真是个个都让屌丝眼红啊,所以国内一票像我这样的调查记者滚滚而来。当然,我没他们那么庸俗,我是来为自己十年职业记者生涯行告别礼的。

还算万幸吧,瞎猫碰个死耗子,随后发表的《徐孟加的空档接龙游戏》组稿,找到了关键当事人,拿到独家信源和事实,网易、搜狐、新浪三大新闻客户端一水儿地头版……呵呵,现在不做记者了,反过来看这种表达真的有点泛酸,多大点事儿啊,怎么整得跟领了张献血证似的。

 “媒体人创业潮”

 人生总得往前看,还是说创业吧。创业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创业,所以,1月从单位办完辞职手续出来,第一站就赶去中关村。北京思拓合众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钟胜辉,比我小几岁,你可以想象这种实干兴邦的IT男,丝指数绝对比我们空谈误国的媒体人高,但是,人家2013年的销售额已经做到1000万元人民币了,我就是来老老实实跟他请教,媒体人创业如何才能避免花架子、空架子,如何才能不雷声大、雨点小。

请到的秘诀就不公开了,研讨一下为什么说创业对我来说不是问题。第一,我在记者这个行当10年换了8家单位,辞职这样的事就跟嚼口香糖似的,已经不新鲜了;第二,我从来就没有真心想过要好好当一名记者,而是年年想创业、月月想创业、天天想创业,十年想得脑子都快起茧子了,愣没敢动手。

比如七八年前,钟胜辉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我就主动约他来我当时所在报社,想投资他的项目,和他一起创业,结果他跟我算了一笔账,一年下来租服务器、租民房、雇学生大约得6000元支出,我一听,风险真是大了去了,还是写我的稿子挣稿费稳当,所以……

钟胜辉的公司在上地三街嘉华大厦,这还让我想起2013年的夏天,我在这座大厦的另一片办公区采访了55岁的顾雏军。这位刚刚出狱不久的中国前首富,正在这里开始他的新一轮创业,他和我聊了大约三个小时,讲的全是关于空调、制冷剂、格林柯尔以及科龙的故事,但这大半辈子的经历似乎一点都不影响他在后半辈子去开创一个崭新的培训项目。

与顾雏军相比,我们媒体人离开原来的行当出来创个业似乎没什么好长情的,不过胡舒立不是这样看的,今年4月,胡舒立在浙江发表了《创业与专业——十字路口的中国新闻人》的演讲,她认为中国媒体行业真正感到震动,始于去年下半年,而“面对转型冲击尚未出现行业震荡和收缩,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新闻人,可说是比较出色的编辑记者离开专业岗位,下海创业。近来创业是如此频繁,以至听说哪位名记名编离职创业,已经不再是新闻。这些人总数或许并不很多,但极有代表性也有带动性,而且,现在正以加速度的方式,推动着媒体人的创业潮”。

叫胡舒立这么一说,我们纸媒人卡在2013下半年的时点上出来创业,好像多少有点深刻了。我认真捋了一下,觉得深刻大约在这些地方:以前媒体人转型也好、创业也好,大多属于个人职业规划层面的小命题,谁爱创业谁创业去,纸媒就戴条金链子矗在那里,不动不摇,但到2013年底,传统媒体行业尤其纸媒普遍陷入危机和焦虑之中,这时媒体人个体的转型、创业很容易演变成对行业的一种否定,而转型、创业的媒体人越来越多,这种否定意味也就表达得越强,口水话说,“纸媒不行了”。

媒体人创业范儿

我创办的公司叫楮实文化,创业项目是版权,主业定位高大上极了,“服务内容创造,开掘版权财富”,其实事儿很小,往明白了说就是版权经纪。比如你手头有原创内容,我觉得这玩意儿要火,于是我把你的版权经纪权签下来,去帮助运营、出版、发行,真要火了,一下卖它个几百亿,光拿佣金我就逆袭了。

之所以做版权,最靠谱的原因是除了版权经纪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点啥。最近《纽约时报》的96页报告火了,我注意到报告反映出来的媒体人身上的一种职业依赖,“一位没有具名的编辑自省到,仅仅做好新闻也可能是‘一种惰性’,因为这是我们熟悉的工作,我们做起来顺手的事情,我们知道怎么做。”像我这样干了十几年记者的,基本上都把自己干成了拧螺丝的卓别林,除了采、写、编、读四门功课,门口的煎饼果子都不会做——这也可能是许多媒体人都在面临的转型困境。

我做版权的另一个因素,是这行当里的大道理、大趋势我能跟投资人一口气忽悠明白,而且还有个杀手锏,那就是当投资人问我市场、收入、利润这些具体问题时,我绝对答不上来,但一说到风险,我敢拍胸膛打包票,绝对亏不了一个铜板。

就凭这点理论务虚功夫,我给项目争取到了两百万元天使投资,现在想来,要是没这笔投资壮胆的话,我这会儿还在写稿吧。但我拿到投资也没找到成就感,因为本质上是一笔人情投资,只是我不愿意这么看,我要这么看了,就不好拿这一节在外面吹牛了,不过反过来想,我要是做冰毒加工项目,亲妈也不会投啊,所以,不管投资人、外人怎么看,我坚持认为是我的项目魅力太大太大。

我运作第一个版权,即《佛头遗案》这本推理小说时,不知天高地厚跟中国一线图书公司磨铁发去联络、递交资料,本来做好准备人家不理我的,结果磨铁正儿八经派出工作人员和我谈判,磋商条款,最后跟我小得可怜的公司签了几十页数字版权合同。这让我很感动,也打心眼里觉着,只要按市场规律走,只要认认真真做事情,创业也好、商业也好,咱绝对不能英雄气短,更不能妄自菲薄。

媒体人进入一个新行当,哪怕你从前采访过耶稣,现在既然要卖煎饼果子,那也得跟隔壁摊儿的婶子、叔公当学生,把自己清零,清成负数。但另一方面,我们不能忘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媒体人毕竟是媒体人,转型、创业都得有媒体人的腔调,尤其审视、琢磨一个行业,多少得有点定见,现在各行各业都有不正之风,为了挣快钱,煎饼的用地沟油,我们也用地沟油,那这就不是媒体人创业的范儿了,这是转型祸害社会来了。

版权行业的灰色行情是,你要做正经内容,玩低俗、情色内容的就把你笑死了,你要签到一部含金量高的版权,盗版闻着味儿就跟上来。业内人都说这是现实,我们这些转型进来的媒体人绝不接受这种现实,所以我创业一开始就发起了CC计划,CC是Content Creation的意思,我们旗帜鲜明地捍卫原创价值,果断狙击剽窃和情色内容,当然我们不是冲着正义来的,百分之百商业目的,有人劝说没必要这样做啊,不行,我们当记者的时候就习惯这样处理问题了。

别被自我矮化

算了,创业才两个多月,中间又被公司以外的事务缠身,正事没干出名堂来,万里长征也才迈出第一步,转型和创业的牛就不滔滔不绝往下吹了,尽管这的确是我们媒体人的强项。

我也不知道这次转型会不会成功,创业会不会发大财,但就和从前做记者、做报道是一样的,我会一个题一个题地攻坚,一个人一个人地去寻找。我想过了,把找人推销业务当成见采访对象,推销业务顶破天不就被人拒绝吗,采访却可能被人打一顿,搞不好还被抓进局子去了。

最后吐一句真言,其实在我内心深处,觉得媒体人创业绝大部分都不会成功,这里面的原因千头万绪,说起来又可以写一篇稿子挣稿费了,这里就不瞎掰了。但我坚信金钱上的成功恰恰不是最重要的,媒体人创业的姿式好不好看,这个才重要,如果有一天社会看见一个创业成功的媒体人开始神叨叨地跟员工讲起了成功学,那么请相信,这个媒体人身上最为耀眼的独立人格已经消失了,他被自我矮化了。

记得一部电影叫《跳跳舞,杀杀人》,讲的是警察转型为杀手的故事。同样是转型,媒体人的这一轮创业潮,至少应该留下点潇洒劲儿吧。(作者系“楮实文化”创始人)

分享到:
推荐阅读:
分享到:
 
中国新闻采编网 未经 中国新闻采编网 许可不得建立镜,不得转载本网站内所有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