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聚焦 >要闻 >观察 >报道 >环球国际 >看点 >今评 >历史 >博览
>新闻采编 >素材 >评论 >手记 >体验 >媒体传媒 >动态 >交流 >活动 >研究
>军事国防 >观察 >评述 >秘闻 >军情 >法制法律 >综治 >倡廉 >在线 >援助
>健康中国 >美丽中国
专题    |排行    |标签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传媒 > 传媒评论
郜书锴:新闻专业主义的消解与重构
时间:2015-05-18 12:31:30  来源:中国新闻采编网  作者:新闻中国采编网

——以报纸和微博揭丑报道为起点的讨论

 

郜书锴

继“表哥”杨达才在微博上被扳倒之后,最近又被扳倒的是“雷公”雷政富。据新浪微博认证为 @纪许光的网友 10月 20日微博实名举报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与 18岁情妇淫乱。随后,海量的“人肉”信息飞速浮出水面,举报仅 3天之后,重庆市委免去了雷政富北碚区委书记职务,并对其立案调查。微博,再一次以公民的集体力量争取了与传统媒体机构媲美的新宠地位。许多报纸发出心惊肉跳的惊呼:微博围剿报纸的危险已经兵临城下!

一、报纸揭丑:新闻专业主义的金钥匙

调查性报道也称“揭丑报道”,被西方新闻界定义为“关于犯罪、政治腐败和其它丑闻的报道”。这一报道样式的出现是在 19世纪末,曾经被西方主流和大众化报纸所广泛采用。但由于来自政治和经济的重重压力与缺乏竞争压力,揭丑报道并没有真正成为报纸新闻的主流形式。但在 20世纪 60-70年代,揭丑报道又再度受到追捧而风靡西方主流与大众报纸,甚至还出现了以此为业的专业化报纸。隐藏其中的秘密便是,虽然此种报道风险较大,采访成本又较高,报社和记者却始终乐此不疲,调查性报道成为报纸新闻专业主义的金钥匙!

回顾调查性报道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它的出现首先与报纸公信力退化直接相关。上世纪 60年代,西方报纸的公信力空前下降,这必然导致报纸销量的下降。报业巨头为了维护高额利润,必须重塑报纸公信力。作为报道策略的揭丑报道再次浮出水面,从而使报纸作为“第四权力”的地位得以强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电视的普及给报纸生存带来空前压力,电视以后来居上的姿态不断切分报纸的读者和利润。调查性报道以深度报道为主要目标,这是报纸与电视相比最大的优势,报纸充分利用了这一独特优势守卫着自己的阵地,与广播、电视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

尽管调查性报道为报纸带来了热情的读者和丰厚的利益,但来自政府与社会的压力又使揭丑报道困难重重,政府与企业客户不但是报纸消息的主要来源,同时也是报纸收入的主要财源,揭露政府和企业的丑闻,报纸就会失去这些赖以生存与发展的财源与信源。与此同时,调查性报道本身需要的时间和经济成本较高,没有足够的工作能力和富裕的经济作后盾,调查性报道就无法顺利进行。因此,在各国报业实践中,从事调查性报道的记者都是报社最优秀的、坚持专业操守最卓越的记者。

调查性报道因风险较大、耗时较长、采访成本较高而几经兴衰,但它依然被看成报纸自塑公众形象、提高影响力的一个有效手段。记得一位媒体人说过类似的话,一个绝对有效的改善报纸自身灰暗形象的手段就是向坏人们发动一场公共改革运动。因此,从新闻史上看,每当发行量下降,或公信力蜕化的时刻,报纸都要发动一场“揭丑战役”。而如今,在与传统的电视和广播中幸存下来的报纸,还要与微博等新媒体“赤膊上阵”,生存之战再次把几经磨难的报纸逼上绝境。

二、微博揭丑:新闻专业主义的试金石

知名传播学者吴飞教授认为新闻专业主义理念主要包括客观性理念、自由与责任、为公共服务和自律与他律等。他指出,传媒业被期望成为公共利益的守护者,似乎在新闻业出现后不久就产生了,尤其是新闻业开始意识到自身的发展需要有专业主义理念之后。那时,为“公共利益”、“公共福祉”而发掘社会中隐藏的真相成为一种崇高的职业理想,又成为其张扬合法性的基础。

西方知名新闻记者伯格曼,曾是普利策新闻奖的得主,他认为“公共利益”是一个社会和国家的整体利益,新闻的最大价值莫过于其所揭露的问题换来所有人的安康和幸福,媒体的责任就在于将那些危害公共利益的事件暴露出来。新闻专业主义作为传统媒体的金钥匙遭遇微博挑战,在一个更加突出“时效性”和“近用性”的微博时代,新闻爆料和揭丑报道成为“批判的武器”登上历史舞台,以消解新闻专业主义的方式重构新闻专业主义。以雷政富报道为例,因为传统媒体渠道的相对“保守”和新闻信息流的相对“阻塞”,微博以其“便捷性”渠道和“爆炸性”传播等特性,赋予新闻专业主义新的内涵。

雷政富事件的媒体参与框架已经显示出微博的革命性力量:笔者于11月 24日 21:31搜索“雷政富”微博条数达 130万条,共有 17万条相关原创微博,如此庞大的海量信息是报纸和任何传统媒体不可企及的。微力量形成的信息流赋予微博革命性的力量。同样,从媒体的参与顺序来看,报纸和通讯社等传统媒体随后跟进,但微博是始终在场的媒体:11月 20日,网友 @纪许光实名举报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与 18岁情妇淫乱。

11-21 14:54 纪许光:本博刚刚接到可靠消息: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已调动北京资源,四处活动,试图删除、禁报其涉嫌包养情妇并与之淫乱一事。

11-21 16:31人民日报:「重庆市纪委:正核实重庆官员不雅图像网帖」中共重庆市纪委表示,已注意到相关内容,正在了解核实。(人民日报记者刘志强)

11-22 11:27新华视点:「网曝重庆北碚书记雷政富不雅视频」重庆市纪委宣教处一位副主任对记者说,重庆市纪委正在对网上传播的信息进行核实,如有进展会及时公布。

11-23 13:03重庆微吧官方微博:网友曝出雷政富女友赵红霞周小雪大量高清照……求真相???不仅有生活照,啊,还有比基尼海边照?

11-24 05:27头条新闻:「重庆不雅照官员将工程给胞弟遭老板雇女子拍照」据爆料人介绍,有建筑公司老板想拉拢与雷政富的关系获得工程,于是雇用并训练视频中女子,并让该女子化名成周小雪顺利成为雷的情人,拍下不雅视频。

雷政富事件被 @NGO李博总结为《雷政富 12史记》:他用 12年爬到今天的位置;用12个月给她买礼物,帮她安排工作;用 12天养精蓄锐、调养身体;用 12个小时安排好工作、抽出时间、开好房间、静静等她;用12分钟脱衣、洗澡。这一切,只是为和她在一起 12秒。如果这都不是真爱,那还有真爱吗?这就是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和年仅18岁的情人赵红霞。

140个字长度,一条最长的微博,也只能以这种方式“画龙点睛”。从形式上看,微博以“碎片化”呈现了新闻事件的过程,以“动态化”追踪事件的蛛丝马迹,但与“一站式、全景式”的报纸报道比较显得很不完整,似乎与新闻专业主义背道而驰。其实不然,从新闻的生产过程来看,微博“直播报道”恰恰提现了“公共利益”这一专业理念,因为公民的自主性参与赋予公共利益更直接的含义,部分取代了报纸作为公共代言人的传统理念,公民的传播权由“制度赋权”演化为“自我赋权”,公民以微博等渠道直接表达利益诉求,发挥“环境瞭望“的作用。因此,微博既是对新闻专业主义的消解,又是对新闻专业主义的重构。

三、专业主义:微博时代的消解与重构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7月的报告:至 6月底,我国微博用户数达到 2.74 亿,手机微博用户数量达 1.70亿,如此庞大的微博用户成为新媒体时代传播的主力军。上海交大舆情研究实验室编制发布的 2012版《中国社会舆情与危机管理报告》显示:2011年度,报纸、互联网新闻和微博是社会舆论热点事件的三大曝光渠道,其曝光量分别占全年影响较大舆情事件的24.7%、24.9%、20.3%.作为社会舆论热点事件的曝光渠道,报纸与微博的作用几乎是平分秋色,微博影响力的提升速度之快令人刮目相看,上线才两三年的新浪微博和发行了 100多年的中国报 纸(现代意义上的)几乎要平起平坐。

但是,考察信息量,微博系统里生产的信息量是报纸望尘莫及的。据2010年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新浪微博每天的发博数超过了 2500万条,其中有 38%的信息来自于手机终端,微博总数累计超过 20亿条。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传统媒介所能承受的信息量和受众面,成为目前最具影响力、最受瞩目的新兴媒体形式之一,报纸存在的必要性甚至被作为话题被郑重其事地摆上公共议题。研究者段钢认为:有一个问题长期被我们忽视 , 而这个问题将在判断报纸存在必要性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就是 , 自媒体挑战的不仅仅是报纸等传统媒体由于拥有渠道而保有的地位 ,它挑战的是记者作为职业存在 ,乃至媒体行业作为专业新闻机构存在的必要性。传统媒体优势在于掌握新闻源,而当每个人都可成为新闻发布者 , 且这种新闻具有更强的贴近性和趣味性, 那么,报纸等专业新闻机构制作的新闻就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

另有研究者白红义认为:随着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会化媒体的兴起,公众对热点事件的“围观”可以以转发、跟帖、评论、报道等各种形式完成,网民已经深度地参与到新闻生产的过程中来。传统的调查性报道一般由记者耗费较长时间进行独立调查,媒介组织和记者发挥着主导作用。但是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会性媒体的兴起,正开始深刻改变这种报道机制,让调查性报道的生产体现出更多公众参与、由快到深的“循环”特征。公众的积极参与、信息传播的快速需求和记者报道过程中社会动员的需要,都促使调查性报道的生产由记者主导、组织把关变成公众参与、协同传播;由一次刊发、单次传播变成接力赛跑、循环报道。

因此,在微博语境下,不少人惊呼:新闻专业主义遇到了严峻挑战——严格的把关是纸媒的自杀?不把关的纸媒就能与微博争长短?其实,报纸在与广播、电视的竞争中并没有被淘汰,在与微博等新媒体的竞争中也必然会杀出重围,在借鉴与改良的基础上,必将以思想启蒙和专业主义的优势而独领风骚。为此,报纸需要在以下四个方面坚守和延伸专业主义精神。

首先,报纸要迅速适应媒体环境。微博是互联网时代灿若群星的新媒体的新宠,在信息发布上具有最大的自由性,发布什么信息、什么时候发布信息,都由使用者自己决定,除了必须遵循的法律、道德约束和技术性屏蔽之外,几乎不受任何约束,信息的把关几乎只有使用者本人。显然,报纸在新闻发布过程中需要借鉴这一特性,减短把关流程,缩减把关时滞,提高新闻发布的时效性,打破报纸传播的时空阻碍、静态呈现,实现传播的即时性、动态性。此外,在做到核实信息、权威发布的同时,还要与门户网站合作或开发报纸的微博平台,在权威性与及时性上形成报纸与微博 的良性互动,从而构建一个全覆盖、全时空、全息型的全媒体传播格局。

其次,报纸要充分利用微博力量。从调查数据看,微博在社会热点事件的发布渠道上几乎与报纸平起平坐,尤其在揭丑报道上具有的“全民性”舆论动员优势已所向披靡,报纸等传统媒体不再是新闻传播的绝对垄断者和控制者,报纸似乎要从“带头大哥”堕落为“跟屁虫”,只好利用微博提供的海量信息进行再加工,秉承着新闻专业主义的精神,把微博的海量信息进行深度、完整加工。然而,在这一过程中,报纸不但可以因此节约采访的人力、经济成本,而且可以充分利用微博海量用户的参与热情,对140字的碎片化的事实信息进行专业化加工,以报纸的文图符号优势和版面语言优势,还原和呈现事件的真相与全貌,以文字特有的魅力娓娓道来,讲述一段跌宕起伏的故事,这恰是“万能的微博”所难以企及的。

再次,报纸要坚守公共利益原则。新闻专业主义所倡导的核心理念,无论是客观性理念、自由与责任、为公共服务和自律与他律等,说到底是坚守公共利益,这是作为“公器”的报纸等传统媒体存在的基石,也是区别与微博等自媒体的最显著的差异。虽然,微博在严格意义上并不是媒体,也不具备专业化的生产机制,公民个人的利益诉求难免狭隘与偏移,对公共利益的守望就不可能始终如一,而这些不足恰是报纸长期打造的“尚方宝剑”,因此不会在微博面前走上穷途末路,相反必然在与微博的竞争中再现“鲶鱼效应”,秉持新闻专业主义,坚守公共利益,报纸在传播格局中的主导地位依然会持久而有力。

最后,报纸要积极培育公民记者。公民社会或市民社会是指围绕共同的利益、目的和价值上的非强制性的集体行为。公民社会是处于“公”与“私”之间的一个领域。通常而言,它包括了那些为了社会的特定需要,为了公众的利益而行动的组织。微博用户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社群,培育和引导他们的公民意识,做到传播的客观、自由、责任、自律等行为规范,这是报纸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毕竟造就成熟的公民社会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记得有位思想家说过,大致是说记者应该为社会提供最好服务,以证明其职业的正当性。报纸,责无旁贷。

我们知道,公平与正义是衡量一个国家社会文明发展的标准。实现和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是构建民主社会的内在要求和核心理念。杜威说“民主的目标不是有效管理公共事务,其真正的目标是追求人的自由”。微博参与到报纸等媒体组成的传播系统,标志着一个更加开放的传媒体系的建立,预示着一个更加民主自由时代的来临,这一切都为实现人的自由创造了理想的条件。正如一位美国批评家所指出:越来越多的新闻受众通过多样化的媒体参与民主,打破了媒介精英的民主话语霸权,标志着社会的文明与进步。微博,是报纸新闻专业主义的延续,也是公民新闻专业主义的起点!

(作者系河南理工大学副教授、博士,第五届南方都市报新闻奖学金金奖获得者)

分享到:
推荐阅读:
分享到:
 
中国新闻采编网 未经 中国新闻采编网 许可不得建立镜,不得转载本网站内所有原创作品